今日话题
 闲话女人
 闲话男人
 谈情说爱
 情商测试
 法律援助
 科学新知
 养生之道
 摩登时代
 图片专辑
闲话男人
·男友硬盘有A片
·养个男人当宠物
·男人不坏没人爱
·男大学生休产假
·当男人遇到富婆
·单身男子是公害
·臭美的“狐男”
·男性智商较高?
 
闲话男人
 
   

男同性恋左右时尚界

 
  

  导语:同性之恋微妙着触动着时尚圈的神经,当左右着女人审美观的男设计师们纷纷被爆或自爆是Gay的时候,并没有多少人因此勃然大怒或齿冷,因为爱永远都是能影响艺术家一生的关键因素和迷幻漩涡。


被誉为“时尚顽童”的Jean Paul Gautier至今依然笃信童话,也算是对曾经那段情的不悔坚持。
被誉为“时尚顽童”的Jean Paul Gautier至今依然笃信童话,也算是对曾经那段情的不悔坚持。

  无可否认,时尚圈权力阶层依然是男人的天下,他们喜怒无常,他们放浪形骸,他们如孩童般天真,他们比女人还细致。他们的世界里当然也有爱,有让人动容的深情,只是,无关男欢女爱。是敏锐的时尚触觉引发了玻璃之城的爱恋,还是同性相吸的真挚升华了无尽的时尚灵感?

  当左右着女人审美观的男设计师们纷纷被爆或自爆是Gay的时候,并没有多少人因此勃然大怒或齿冷,因为爱永远都是能影响艺术家一生的关键因素和迷幻漩涡,有人爬了出来,他成功了;有人陷了进去,他也成功了;只有无情无爱的人,始终难成气候。这同周芷若让张无忌记住了一辈子,而灭绝师太却难成为读者梦中情人的道理如出一辙。


在Yves Saint Laurent葬礼上怅然若失的Pierre Bergé
在Yves Saint Laurent葬礼上怅然若失的Pierre Bergé

  拥有爱,缔造了事业

  不离不弃——Yves Saint Laurent

  当年,Yves Saint Laurent撬了Karl Lagerfeild法国贵族爱人的旷世之战听起来比八点档的肥皂剧还要精彩,这当中被忽略了的YSL曾经的爱人Pierre Bergé,却是让YSL品牌有今日的最大功臣。他是在YSL精神失常时,唯一去医院探望的人;他是资助YSL创办自身品牌的人;他是在YSL过度吸食麻醉药时,仍不遗余力将吸烟装推向潮流顶峰的人;他是当YSL自甘堕落后,仍然四处寻找新的设计力量来维持品牌生命力的人……YSL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他的帮忙,然后在迷失的岁月里不动声色地与世长辞,他又成了葬礼上扶着灵柩,依然发誓要将YSL品牌经营下去的人。情已逝,人已矣,依然只有他,带领着YSL品牌走过一片风雨飘摇。

  平淡真情——Giorgio Armani

  从相识到相爱,再到一起创立了Giorgio Armani品牌帝国,并肩打拼天下,这带着柴米油盐味儿的市井人情,算不上精致,却也动人。Armani先生今生最重要的爱人、品牌公司的实际管理者——永远低调的Sergio Galeotti,放弃了自己的建筑师本行,在1972年的夏天卖掉他的汽车,微笑着说:“用这些钱租两间房子,创立属于你的牌子吧。”他在Armani潜心设计权力套装的岁月里,为之拉拢经销商,引荐大明星,却过早地离世了。所以即使Armani孤身一人面对掌声,寂寞的享受“主席兼执行总裁及唯一股东”这个沾染着夕阳晖色的头衔时,依然还在坚守着他的事业王国,因为对于他来说,这里面还有着Sergio Galeotti的一切。


SEIKOValentino和Giancarlo Giammetti一身黑白情侣装参加自己品牌在罗马的世纪服装展览。
Valentino和Giancarlo Giammetti一身黑白情侣装参加自己品牌在罗马的世纪服装展览。

  长伴相随——Valentino

  就像罗马离不开教皇,Valentino也离不开Giancarlo Giammetti,这个20岁就与他在一起,相伴了半个世纪的男人。Giammetti没学过管理,却从一窍不通到面面俱到管理集团所有琐事,只为了让Valentino专心做他的设计,晒他的太阳,听他的歌剧。当同时代的大师们纷纷陨落的时候,Valentino的事业王国依旧鼎盛,他依旧是那个在时装界的王。但当他和Giammetti一起宣布退休,走下神坛去过罗马假日之后,这个王国是否会崩塌,就真的不得而知了。白马王子与忠诚骑士的故事,适用于爱情,也适用于事业,却不一定适合所有人。


Serge Heftler Louiche总是低调地陪伴在Christian Dior身边,在纷繁尘世中生死难忘。
Serge Heftler Louiche总是低调地陪伴在Christian Dior身边,在纷繁尘世中生死难忘。

  生死难忘——Christian Dior

  有一个男人,他曾在某个晚上的睡前对Christian Dior先生说出了一个故事的开端:“不是所有女人都穿得起你的衣服,那么我就让她们至少用得起你的香水吧!”故事的结局是Dior王国里多了一个至今仍是最赚钱的香水部门。他就是Dior生死与共的Serge Heftler Louiche,“Dior的童年好友和合作伙伴”虽然让他与Dior先生之间的爱情颇有距离感,但也确确实实体现了他在整个Dior王国里的举足轻重。这个儒雅的男子让Dior先生直到离世都割舍不下,或许因为他知道,只要有Serge Heftler Louiche在,他的王国就永远不会倾覆。


年轻时的Jean Paul Gautier(左二)与Francis Menuge(左一),在品牌初创时意气风发。
年轻时的Jean Paul Gautier(左二)与Francis Menuge(左一),在品牌初创时意气风发。

  绝世爱恋——Jean Paul Gautier 

  Jean Paul Gautier一直笃信的童话,是一个从天而降、拿着大把钞票的男人——Francis Menuge。没有Francis,就没有Jean Paul Gautier品牌,甚至往后麦当娜身上震撼的锥形胸罩和《第五元素》里雷人的戏服也都像是Gautier向早逝的Francis的致敬。在获得Hermes设计总监的“金领”职位后,他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那片自留地,即使市场对他的离奇创意不大感冒,却依然我行我素,想来,只有一个原因——一个被57岁的Gautier睡觉时抱在怀里、绑着红丝带装饰、名叫Francis的泰迪熊告诉你:爱,可以成就事业;事业,可以延续爱。

 

来源:大洋网-广州日报 作者:池倩倩 选稿:王婧斐

东方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